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許多戲劇的開拍與上映計畫,因此似乎很久沒聽到關於周孝安的消息。幸好,今年中,他即將推出新作《一個屋簷下》,讓影迷們可以再次一睹他的精采演技與瀟灑風采。

這齣八點檔新戲對周孝安來說,是重返螢光幕之作,也是演技大考驗。「我在片中飾演家中長子,愛上了繼母的女兒,情緒抑制了十幾年之後,終將要面對自己真實的情感,進而引發一場家庭革命。」這個角色個性壓抑,需要時時Hold住自己的情緒,即使情緒爆發也要有所克制、拿捏得宜。「這是一齣討論現代社會婚姻狀態的戲劇,觸及了一些禁忌和多元成家議題,但導演用一種很溫暖、包容且詼諧的態度來呈現,是齣很特別的戲劇。」為了這齣戲,他特別研究了HBO的《黑道之家》,企圖揣摩對外強勢、對內收起江湖味,以及精明面、以愛對待家人的男子。

周孝安從一個拍廣告、客串歌手MV和電視節目《我猜我猜我猜猜猜》起家的男模,一路走來雖經歷了很長的撞牆期,但他回到演員的本質,拋開耍帥和偶像包袱,找到值得參考的戲劇和角色,加入自己的想法、觀點和經驗,用行雲流水的方式去放大表演,因此在這幾年間,他以演員身分交出了亮眼的成績單,從《沿海岸線徵友》、《痞子英雄》,一直到《我愛你愛你愛我》、《鑑識英雄》、《必勝大丈夫》、《鑑識英雄II 正義之戰》、《國際橋牌社》等,多元的角色滋養了他的演技,擺脫了青澀,增添了純熟與層次,甚至以《C.S.I.C鑑識英雄》入圍第50屆電視金鐘獎戲劇節目類男主角獎,成為模特兒轉換到演員跑道的成功案例之一。


演出要有曲線,不能太用力才能自然 「我喜歡反差大的角色,冷靜時可以冷靜到底,情緒爆發時要『有曲線』,不能像人格分裂,不要讓觀眾覺得太用力,才能演得自然。」在過往的角色中,他認為,《孽子》舞台劇中的龍子,角色黑暗,高低起伏巨大,是至今挑戰度最高的;《我的愛情不平凡》中的黑道角色,可以讓他盡情使壞,則是演來最過癮。「不論什麼角色,我都會加入一些溫暖的元素。大家總覺得我很嚴肅、正經八百,飾演的也多是精明、聰明或霸道這類型冷調或悲情的角色,其實我也想嘗試一些偏離既定印象的角色,例如弱智或一心想復仇的凶狠男人,希望大家可以看到我不同的面向。」螢幕形象根深蒂固或許困擾著演員,但某個層面也代表角色詮釋得成功。

私底下的周孝安,其實親切、幽默,他甚至自稱「白爛」。雖然目前並沒有真正的喜劇或諧星角色找上他,但他盡量在生活中多練習逗人開心,隨時準備好接受天上掉下來的機會。此外,當演員也不是他唯一的發展,他和朋友合作拍些小成本的實驗性微電影,不以商業為考量,嘗試自己當導演,藉此試探自己的能耐。


旅遊,重新找回自己的一種方式 下了戲之後,周孝安就做自己,不太在意別人的眼光。當然,剛走紅被別人認出來時,難免有點自我膨脹,但經過幾年的調適,他不再努力討好每個人,也不喜歡活在大家的既定印象中,而是過著和你我一樣的平凡生活,最近迷上睡前看些無厘頭的「迷因」,從中獲得療癒和紓壓。

旅行,也是他逃離常規的絕佳方式。「疫情之前,我大概一年出國一次,喜歡到東南亞,像峇里島和菲律賓這類的海島地方。」對他來說,旅遊是重新找回自己的一種方式,不去思考要做什麼事,也不特別計畫,最好是隨波逐流,隨興地看看海或在沙灘上漫步。「我喜歡緩慢的度假方式,沒想什麼不表示沒在思考,而是和自己的身心充分對話。」

愛家的周孝安喜歡和家人朋友出遊,享受親情之樂,但偶爾也會來一趟單獨旅行。疫情爆發之後,他曾獨自到淡水和烏來。「一個人去烏來尋找童年的回憶,也一邊思索著:現在的我是不是以前的自己所喜歡的大人。」他也去了苗栗某個以舊穀倉改建的度假村,享受難得的農趣;或是和一大票朋友從事目前非常熱門的露營。原本還有單車環島的計畫,但因拍戲而延宕。


偏愛大自然,音樂不離身 不愛大都市,獨鍾大自然,喜歡騎著自行車或摩托車享受旅遊的緩緩過程,是周孝安偏好的旅遊形式。他偶爾也開車,但會將目的地的距離拉長,避免長驅直入目的地而失去了慢遊之樂;不然就開著車到北海岸漫無目的地兜風。到了遠離塵囂的目的地,就享受與當地民眾聊天、交流,體驗在地文化的樂趣。

有些人喜歡一邊旅行一邊讀書,有些人隨身攜帶相機時刻記錄眼前所見,周孝安的旅遊必備卻是耳機。「每次旅行,我都會根據直覺挑選適合當地的音樂,而且都是沒有人聲的純音樂,像苗栗很適合吉他,到淡水則應該聽爵士。我也會帶幾本平常花很多時間卻看不完的書,於旅途中隨意翻翻幾頁也好。每天只規劃兩個行程,其他時間就隨意亂逛,和當地人閒聊,總能發現意外的寶藏或特殊的店家。」

這次封面拍攝取景的郵輪式列車之旅是他從未嘗試過卻很享受的體驗,步調輕鬆,不急不徐,很符合他理想中的旅行Tempo。最令他印象深刻的是導遊沿途的講解,「很多地方,開車經過了就忘了,或者根本不知道某棟建築的來歷與歷史;但在這趟列車上,很認真地聽導遊解說,知道了很多故事,發現許多建築很有故事性。緩慢的旅行步調既能放鬆,又能學到新東西。」

疫情讓出國旅遊變得困難重重,但終會結束,一旦解封之後,周孝安第一個想去的就是被疫情延宕的北歐自助旅行。「原本就和一位導演朋友計畫好的單車之旅,從愛沙尼亞出發,大約花四十幾天橫跨整個北歐。我們想趁還有體力的時候來場壯遊。」

或許,天生骨子裡就帶著冒險精神,不論是旅行,還是突破模特兒舒適圈跨界到演員生涯,周孝安都不期望過於平順的過程,小顛簸或是意外插曲才是讓旅遊難忘的關鍵,不理想才是最理想。

「我想像著,到某個國家旅遊,遇到一些難以預測的小困難或意外,我們靠著自己的方式克服,從中體會到自己的潛能和應變能力。這些插曲可以讓我們看到新大陸,甚至以後可以拿來跟下一代說嘴,有時候我們不要把世界想得太糟糕。」